1. 首页
  2. 免费论文查重资讯

冷门惊艳的情诗(生僻却美到爆的宋词)

爱情究竟是什么?自古以来便是一个永恒的话题,今从古至今不知多少文人骚客争论不休,然而,最终也无法得出确切的定论。因为爱情,每个人心中都会为某个人留出一块最最柔软的地方。当把它流露出来的时候,便有了许多委婉低回深情唯美的诗句。

在中国古典诗歌中,以爱情诗闻名的诗人非常地多,而描写爱情的诗作则更加的多。这些诗作被后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记录并流传下来,成为宝贵的精神财富,见证了华夏民族的浪漫主义情怀。可是,因为各种原因,也有一些诗人的经典诗作不为后人熟知,稍显冷门,就像遗漏在沙堆中的金粒一样暗自发光。

冷门惊艳的情诗(生僻却美到爆的宋词)

就像笔者要和大家分享的这首宋代情诗一样,它的作者虽然是宋代文坛的一位三流诗人,不为世人熟知,然而他的这首诗作却堪称一流,深情唯美令人沉醉。这位诗人就是宋代诗人郑文宝,这首诗就是《柳枝词》。全诗如下:

亭亭画舸系春潭,直到行人酒半酣。不管烟波与风雨,载将离恨过江南。

郑文宝字仲贤,福建长汀人。他原为南唐校书郎。后宋灭南唐后,他致仕宋朝,被任命为广文馆生。他的诗作在当时比较出名,风格清丽柔婉,为欧阳修、司马光所称赏。这首诗是作者宦途中所作,抒写诗人在运河之上、隋堤之畔的客舟之中的一段离情别恨,带有非常明显的花间词的特点。

冷门惊艳的情诗(生僻却美到爆的宋词)

整首诗落笔婉转,情致含蓄,就像一个幽幽怨怨的女子在倾吐离愁别绪,令人动容开篇“亭亭画舸系春潭,直至行人酒半酣”俨然是一幅春潭送别图。自古文人送别喜欢在柳枝上做文章,春风将柳条遣青之时,便是离别之日。

碧绿的春水之上,静静停泊着一支清丽的小船,岸边杨柳婆娑,柳枝不经意却又似刻意比轻扫着水面,一切仿佛静止不动,唯有春风悄悄轻抚。如果此时友人能与诗人一起游赏该有多好!然而,柳枝,潭水无一不与离别相连。杨柳依依,潭水深深,恰是说不尽的深情,恰是时道不尽的伤感。

冷门惊艳的情诗(生僻却美到爆的宋词)

大抵离别之时,唯有酒才能打破相对无言的尴尬,唯有酒才能代替深深叮咛句句嘱托,于是诗人接着写道“不管烟波与风雨,载将离恨过江南。”诗人与恋人在潭水边频频饮酒,不知不觉已是半醉,眼看着画舸就要解缆前行,酒兴未尽,怎能不使人怨恨?

诗人恨什么呢?不恨行人走的太急,不恨时光过得太早,而恨画舸出发太早。而且,诗人之恨不止于此。航程中的烟波浩渺与斜风细雨更使人愁。无情的画舸,载着恋人离去,越走越远,满带着离恨去到遥远的江南,只剩下诗人拿着酒盅站在岸边,深深叹息,频频泪流。

冷门惊艳的情诗(生僻却美到爆的宋词)

本来愁也好,恨也罢,都是无形无色,看不见,也摸不着。然而在诗人笔下,在离别的愁与恨却偏偏有了形状,有了味道。在李煜眼中,愁绪源源不尽似一江春水;在李清照眼中,愁可以修剪,可以整理。

而郑文宝却用一个“载”字,将愁与恨搬上画舸,让愁绪更显沉重。大抵,只有情到深处,愁上了眉头,有情人之间便会自然而然生发出这种荒诞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言语吧!这首诗很好地体现了传统诗歌含蓄蕴藉的原则,像弹琴的弦外之音,像吃橄榄的那点回甘,余味无穷,不失为一首一流诗作。

(注:文中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作者删除。在此,感谢图片的提供者。)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ucailoubg.com/470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